范副省级领导掴责“滚蛋”——辽宁受邀拓展新闻网络

政治掮客苏洪波:两位省委书记陪着喝酒散步 只要是苏洪波推荐给秦光荣的干部,秦光荣都会照顾或者重用他们。 知道苏鸿伯要来昆明,无论陪谁,白晚上8点都会回来陪苏鸿伯喝酒聊天。 无法无天的商人林立东回忆说,苏洪波喝得太多,打了一个副省级领导一巴掌,
yzjuren.com

政治掮客苏洪波:两位省委书记陪着喝酒散步

只要是苏洪波推荐给秦光荣的干部,秦光荣都会照顾或者重用他们。

知道苏鸿伯要来昆明,无论陪谁,白晚上8点都会回来陪苏鸿伯喝酒聊天。

无法无天的商人林立东回忆说,苏洪波喝得太多,打了一个副省级领导一巴掌,说“离我远点”。

苏鸿伯,一个普通的商人,为什么他和这两位云南省委书记那么亲近?他有什么样的能力才能让云南的一些领导干部以能够接触到他为荣,以能够进入他的圈子为荣?这个对云南干部工作产生重大影响,严重污染和破坏云南政治生态的权力掮客到底是什么身份?

苏洪波多年来一直担任云南的“地下组织部长”。通过充当权力掮客,他获得了政治资本,赢得了一些云南干部的信任。他把政治资本和政治外衣变成资本来攫取经济利益,然后把手伸向经济领域。一些云南干部成了他获取利益的棋子和工具。

5月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发布《政治掮客的真实面目》,通报苏洪波案带来的警示。

他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手眼无所不能的人物。

“交流,秦光荣叫我的名字,洪波就这样。白叫苏总,曹也叫苏总……”

“秦光荣对我这么客气这么尊重,白对我这么客气这么尊重,坐在旁边吃饭的人感觉不一样……”

普通商人苏洪波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手眼无所不能的人物。

苏宏博刻意创造了自己的身份背景:人脉大、支持者强、人脉广。他抓住了白、秦光荣的坏思想、坏思想。因此,苏鸿伯在担任市委书记的两届任期内,被白和秦光荣视为贵客。

2019年9月2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发布了秦光荣被开除党籍的消息。“严重破坏党的组织路线,歪曲用人方向”,“没有纪律和法律意识,与非法私营企业主勾结,肆意聚敛钱财,进行权钱交易,在职务晋升、业务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严重破坏所在地区的政治生态、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形象”等行为,是秦光荣严重违纪行为的重要内容。

秦光荣出任滇省委书记后,并没有消除白对的不良影响。相反,他发展了另一种形式的“山头主义”和帮派现象,改变了路线,违反了党的组织路线,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结果,云南政治生态的健康氛围不明朗,不良风气盛行,污染继续蔓延。其中,被秦光荣亲切地称为“洪波”的苏洪波是推波助澜的人。

苏洪波,男,汉族,在云南省计委培训中心工作。

“1989年,我在云南省计委培训中心担任接待部主任。我在省计委培训中心见到了曹(原省委常委、秘书长已被调查处理)。许多领导干部都在这里见过面。”苏洪波说道。后来,他开始经商。

苏洪波说:“我没有任何背景,我有所有这些东西,我应该这么说,我可能从头到尾,这更棘手。”

苏洪波说他抓住了合适的时机。什么是合适的时机?一个商人如何获得白和秦光荣的信任?

原来,2003年、两会期间,白邀请部分领导吃饭,在另一张桌子上会见了苏洪波等一批领导干部。这两张桌子被合并成一张桌子给客人。当天,就通过这顿饭认识了一些领导干部白。

也正是通过这顿饭,白娥

“每次来昆明,白()都会知道。不管他陪了多长时间,他的妻子都会在8点钟把我叫到他家。基本上,我会去他家。不管他陪谁,八点钟他都会回来陪我喝点酒,聊聊天。”苏洪波说道。

“何(苏洪波)于2005年回到云南。当时,我觉得他各方面都发展得很好,在北京也有接触。当时我觉得他跟白有关系,但我不知道他跟秦有多亲近。我后来才知道。”原云南省委常委、秘书长曹说。

“秦光荣,我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说我们的书记或者省长吃饭了,不是这个样子。他主动安排了所有的饭菜。他请曹安排我吃饭。我来的时候,他会每天陪我散步,陪我散步。”苏洪波说道。

没有利润,没有提前。这两位省委书记有一个“关心”苏鸿伯的目的。这不过是看中了苏洪波所谓的“人脉”和关系,为自己搭天线,爬上梯子,为更高的政治追求寻求捷径和便利。

精明的苏鸿伯立刻意识到所谓的光环会给他带来什么。为了赢得云南干部的信任,苏宏博前往北京和云南,刻意打造自己的背景:人脉大、支持者强、人脉广。他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手眼、强大而无所不能的形象,一条只看到头而看不到尾的神秘龙。他利用这一形势,掌握了白、秦光荣的坏思想。因此,他在两届党委书记任期内散布谣言,被视为贵宾。

“我看不清楚他。我觉得非常华丽和壮观。我感觉自己高高在上,我也是这样感觉的。”一位与苏洪波有过接触的云南干部说。

“苏宏博很聪明,他有很高的情商,很有洞察力,善于沟通,而且能糊弄人。”调查人员称,苏洪波是“来看事情”的,积累了一定的人脉,熟悉系统内部的操作规则,深谙所谓的官场“潜规则”,这成为他日后在云南官场发号施令的重要资本。

一些“精神缺钙”干部认为他是个有能力的人,故意依附他。

当然,这不是偶然的。苏洪波不傻。他决心释放信号,做一些“事情”向云南的干部展示,以加深其他人对他的印象,即“人脉广、背景硬、人脉广”。

“当时,我不喜欢在外面吃东西。我拍了拍桌子就走了。后来,很多人告诉我,当时省里有很多人在那里,而且广为流传,说他敢拍桌子,在市委书记的晚宴上离开。因此,一群人愿意和我打交道,他们非常喜欢这种感觉。”苏洪波说道。

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套路和伎俩,但它只是击中了一些党员和干部的“软肋”。苏洪波利用所谓的官场“潜规则”,让一些“精神缺钙”的干部视他为“能人”,故意依附他,怕他不知情。

“自然也希望通过他对省领导的熟悉,通过他对领导的熟悉,他将为他的工作环境创造条件。当然,我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得到领导的认可。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循环文化,一种依附现象。”一位与苏洪波有过接触的云南干部说。

渐渐地,当和一些云南干部一起吃饭喝酒时,苏洪波就成了“代言人”,甚至和一些省部级干部一起吃饭时,还坐在主位上。有些厅级领导干部怕得罪他们,对他们很尊重。

“我也有意无意地告诉他们一些事情,他们认为我与众不同。后来,我觉得这个东西对我还是很有用的。曹对这些人有话要说。因此,如果我必须做一些事情,我必须做一些事情,这非常方便。”苏洪波说道。

“其实,他说的那件事,感觉风格很大,语气很大,但不是很具体。曹房建称他为头领,恭恭敬敬道一位与苏洪波有过接触的云南干部说。

他说了半句话,假装神秘,注意称谓,并说“首长”而没有说他的位置。苏洪波煞费苦心地收拾自己,收到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许多干部被他愚弄了。

”苏鸿伯用这种神秘创造了一个目的,每个人都想抓住他,通过他爬上梯子进入这个圈子。他在想,你们最终都会屈服于我,听从我的摆布,被我利用。”一位与苏洪波有过接触的云南干部反映。

另一位与苏洪波有过接触的云南干部在考察材料中如实陈述了当时的心态:我与苏洪波有过接触,并参与了苏洪波组织的秦光荣的接触,目的是通过他的接触来讨好秦光荣,通过进入“圈子”来结交个人。

“苏洪波用计谋圈住高级干部,用高级干部支撑他的平台,用所谓的高级干部的好感吸引其他干部接近他,形成自己的官员和商人圈。他的最终目标是获得利益。”调查人员说,“想想看,这其实很奇怪。一个普通的商人,稍有一点技巧,一些干部就会丧失基本的立场和政治眼光,把党性和原则放在一边,而依赖和信任一个商人。”

担任云南“地下组织部长”严重破坏政治生态

在秦光荣成为省委书记之后,他害怕苏鸿伯而向他献殷勤。在选拔干部的时候,秦光荣主动对苏洪波说:“你有合适的人选推荐过来吗?”“是时候改变了。你可以说你有什么干部。”

只要是苏洪波推荐给秦光荣的干部,秦光荣都会照顾或者重用他们。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林云通过与苏洪波的关系,一步步走上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

“秦光荣当了省长,我把林云跟秦光荣做了引荐。后来,林云给我打了电话。他告诉我关于苏宗的事。谢谢你。领导已经告诉他,他是主任。”苏洪波说道。

实际上,这一高级总监职位是由苏宏博这样的权力掮客获得的。令人不寒而栗,其影响可以想象。

“当我进入这个小圈子时,我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也许将来我会有所发现,让事情变得更简单。”苏洪波说,“如果你想说我不喜欢这个圈子,那也是一个谎言。我也喜欢这种感觉。享受了这种感觉后,我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

苏洪波对云南的政治生态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从根本上说,这是不同利益相关者之间的“相互关系”。苏鸿伯“牟取财富”,而白、秦光荣等人则寻求政治资本和自身利益,与苏鸿伯形成了所谓的“共鸣”。一些云南干部为了爬上枝头乘风,必然要进入苏洪波的“圈子”。这样,一个“奇怪的圆圈”就形成了,每个圆圈都孕育着一个幽灵,每个都利用了自己的利益。“寄宿和搭桥”交织着多方利益。

“我跟秦光荣说的我都说清楚了,我说,领导们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下台,昆明市的事情我处理得少,你能跟我支持面子。他说,是的,去吧。”苏洪波说道。

苏洪波向秦光荣等人打招呼,非法获得建设项目。向关键资源领域推荐和安置干部,获取这些领域的工程和建设项目等。并在云南攫取巨大的经济利益。例如,苏宏博仅在环湖南路等项目上就获利1.3亿元。

苏洪波担任云南“地下组织部长”多年,对云南干部产生了很大影响。通过充当权力掮客,他获得了政治资本,获得了一些云南干部的信任,将政治资本和政治外衣转化为资本,攫取经济利益,然后把手伸向经济领域,而一些云南干部则成为他获取利益的棋子和工具。

秦光荣在供词中承认,他违反了党的组织路线和组织原则,导致了用人风气不良的恶果。他还承认,他想通过苏洪波寻求更高的职位。他在自白中写道:作为省委书记,我的这些行为鼓励了云南的一些干部寻找支持者,“拿起天线”走捷径。这种文化的传播也为云南的一些政治骗子和经纪人创造了生存空间。其中最典型的是苏洪波.当我成为市委书记后,我不仅没有和他打交道,反而看重他所谓的关系背景。我不仅追求他,还害怕他。我还听取了他对一些干部问题的意见,容忍了苏洪波,鼓励他继续利用这种情况,助长了苏洪波的嚣张气焰。

苏洪波迷恋上了秦光荣的“份量”,因此利用了这种关系。一有干部调整,苏鸿伯就去秦家游说,向秦光荣推荐干部。

秦光荣等人成了“圈内专用”的干部。圈子里的人,如曹、蒋、万,都得到了提拔和重用。“唯利是图”的理论只是为了利润。秦光荣赤裸裸地利用组织原则进行交易和施惠,导致了云南一些地方和部门的政商勾结。利益集团日益壮大,不法商人成为其中的主角和纽带,对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

苏洪波是一个典型的政治机会主义者,善于博采众长,善于观察和观察形势,善于沟通,善于虚张声势。一些云南干部想尽一切办法,跨过苏洪波的“桥”,来到秦光荣的“岸”。最后,秦光荣、曹、等人与苏鸿伯勾结,互相利用,取其所需。

秦光荣、曹、苏鸿伯等人破坏了正常的升迁途径。正确的道路被阻挡,邪恶的道路被敞开,努力工作的“老黄牛”不能被提升和重用。然而,那些善于投机和攀高的人升到了顶峰。就业导向严重扭曲,起到了很坏的示范作用。苏洪波的所作所为严重破坏了云南的政治生态。

“以我自己的经验和苏洪波交流,我认为任何一个领导干部都是要靠自己的本事去做的!这样,你可以坚定不移,睡得很香。一旦你进入这个圈子,你会觉得从现在开始你已经利用了它。但从长远来看,随着我们国家的治理变得越来越合法和规范,最终你可能得不偿失。”林云后悔了。

“这个教训很深刻,对组织、对用人,都带来了很坏的影响。我也很惭愧,尤其是当我在这个地方出生和长大的时候。这些问题都是在干部的推荐和使用中出现的。我真的为这个组织感到难过,也为云南感到难过。”曹对供认不讳。

“秦光荣、曹等人都是苏鸿伯的同谋。他们的行为违背了党的组织路线,歪曲了用人方向,非法选拔任用干部,助长了云南干部队伍中的不正之风,搞天线,找靠山,走捷径,严重破坏了政治生态。”调查人员说。

目前,根据云南省十届八中全会的部署和安排,全省正在召开民主生活专题会议,学习秦光荣案的深刻教训,开展“抗击疫情、消除影响、清源强省”专项整治活动。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督委员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