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表演学校劳动教育合唱团-辽宁拓展新闻信息网邀请函

光明日报记者孟新迪曹 上海奉贤区玉贤小学二(2)班的黄走进厨房,成了“小灶神”。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葱油面就从锅里出来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心地享受着工作的成果。 这一幕不仅出现在黄的家里,在防疫期间,蔚县小学的每一个学生都在家参加劳动亲子班
yzjuren.com

光明日报记者孟新迪曹

上海奉贤区玉贤小学二(2)班的黄走进厨房,成了“小灶神”。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葱油面就从锅里出来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心地享受着工作的成果。

这一幕不仅出现在黄的家里,在防疫期间,蔚县小学的每一个学生都在家参加劳动亲子班。平时,丰富多彩的劳动教育课程和各种活动已经融入上海中小学生的日常学习生活,成为上海教育走向现代化的有机组成部分。

最近,记者走进上海,探索上海中小学正在进行的劳动教育。

有机整合,让劳动教育人,润物细无声

如果把劳动教育比作一个“合唱团”,那么上海将劳动有机地融入各个领域,实现劳动在润物细无声中的综合教育功能,就是上海中小学劳动教育的主旋律。

在上海,劳动技术是中小学生的必修课,有明确的课时。30多年来,上海建立了学校教学与劳动技术教育中心实践相结合的模式,以工程、机械、电子、木工、家政等项目为载体,培养学生的技能和操作,满足“能实践、会设计、爱劳动”的能力要求。

注重劳动教育与学科课程的有机结合,充分发挥课程的主渠道作用,培养学生的劳动素质。2019年,上海以“劳动创造美好生活”为主题,举办了大、中、小学校思想政治课综合展示交流活动,引导各学科教师将劳动教育融入学科教学。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上海的高中生每学期都要进行为期一周的农村劳动实践。自2014年以来,每年有近10万名中小学生进入70多所职业院校的培训基地(中心),体验职业乐趣和“工匠精神”;各高校还不断开展“三农”、“西部志愿服务”等多种形式的志愿服务活动,将劳动教育与社会实践有机结合,为上海劳动教育搭建了一个社会课堂。

在今年抗击“非典”的斗争中,上海指示各地区、各学校积极开展“云劳动”,在“第一次教育”中开展“——特殊时期班主任劳动教育”。例如,上海商业和旅游学校开设了“——家庭在线烹饪课程,向大师学习上海菜”;上海财经大学发布了“每天在家工作一小时”的倡议,以提高自己和家人的免疫力.

基地建设,打造丰富的劳动教育载体

20世纪80年代,上海在1998年开始了“第一次课程改革”和“第二次课程改革”。目前,上海已将劳动教育作为中小学课程改革和人才培养的重要组成部分。坚持开设劳动技术课程,在农村开展社会实践,将志愿服务和公益劳动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等“包”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从中心城区到郊区,从幼儿园到千家万户,从基地到社区,上海的劳动教育走上了良性的快车道。

上海劳动教育的另一亮点是学校内外劳动教育场所和基地的建设,以及“市、区、校、班”四级活动载体和平台的建设。

自1988年以来,上海各区都建立了劳动和技术教育中心。通过城市建设和政府购买服务,建立了12个农村学生社会实践基地。

2000年以来,上海通过市、区学生课外活动联席会议制度,建立了一批学生社会实践基地

上海元南中学在“黄道婆棉纺文化传承”项目的指导下,先后建立了“黄道婆展厅”、“蓝韵广场”、“向日葵手工社”等黄道婆棉纺文化实践基地,为校内外学生提供了体验“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能、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有益场所。

同济大学作为“全国实践教育与创新创业联盟”的秘书单位,建立了665个校企合作实践基地、6个全国大学生校外实践教育基地和28个全国工程实践教育中心。每年都有1300多支队伍前往30多个省、市、自治区开展各种社会实践活动,有1万多名师生参加。每年有5000多名学生参加志愿服务活动,服务时间总计10万小时,带动社会效益50多万元。

激发劳动教育生命力的评价取向

评价导向是激发劳动教育活力的源泉。如果一项教育制度要长期实施,最重要的出发点是建立科学的评价指导和激励机制,劳动教育也不例外。

自2014年以来,上海结合高考改革,明确了高中学生参加60小时志愿服务和公益工作、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参加20小时志愿服务和公益工作、初中学生参加80小时公益工作和32小时专业经历的具体要求, 并将其纳入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是高考录取的重要参考依据和毕业的必要条件。

上海中等职业学校以专业实践训练课程为主要载体,开展劳动教育和职业技能教育。劳动教育实践活动、志愿服务和公益工作被视为中职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必要组成部分,成为用人单位招聘的重要参考依据。

中小学有效劳动教育的最重要条件之一是拥有优秀的教师。在上海的学校里,劳动教育不仅仅是劳动技能教师的事情,也不仅仅是班主任和德育教师的事情,而是所有教师的必修课。

“十三五”期间,上海将劳动教育教师专项培训纳入教师专业培训计划。在经费、课时、职称、教师评价等方面有一整套制度安排,保证了优秀专职教师和教师全科计划的实施,为劳动教育提供了最坚实的保障。

《光明日报》(版本01,2020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