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翼上飞行死亡专家建议提高安全防护意识——辽宁邀请拓展

强化安全保障责任提升避险能力 关于女大学生在翼载飞行中死亡的专家建议 ——我们的记者韩丹东 -我们的实习生齐增贝 “我认为我的生活应该是一片星海,偶尔回到城市建筑,会有一种强烈的不现实感。”早些时候,在湖南省张家界市天门山风景区迷路的女大学生刘
yzjuren.com 女大学生

强化安全保障责任提升避险能力

关于女大学生在翼载飞行中死亡的专家建议

——我们的记者韩丹东

-我们的实习生齐增贝

“我认为我的生活应该是一片星海,偶尔回到城市建筑,会有一种强烈的不现实感。”早些时候,在湖南省张家界市天门山风景区迷路的女大学生刘谋写了这样一段话。

5月18日上午,刘在天门山玉湖峰北侧的密林中被发现。没有发现生命体征。救援人员在现场发现了她的降落伞,并确认降落伞没有打开。她的尸体在大约900米的高度被发现,直线距离大约2000米,相对于她从一架空中直升机上起飞的地方下降了大约1600米。

据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报道,5月12日,北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拍摄了极限运动纪录片。同日11时19分,两名参与枪击事件的翼载飞行员从一架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飞,在高空翼载飞行。坠毁的女翼载飞行员在飞行中偏离了计划路线,导致失去联系。

翼载飞行的死亡率很高。

如何识别法律责任

翼载飞行是指当翼载飞行器从高楼、桥梁、悬崖、直升机和其他高处跳下时,在空中进行的无动力飞行。一般来说,飞行器的着陆高度是有限的,需要在短时间内调整姿态并打开降落伞包。因此,翼载飞行极具挑战性和冒险性,被称为“世界上最极限的运动”

2011年,来自美国的世界顶级僚机杰布克里斯从2000米的高空跳下,成功地飞过了天空之门,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飞越天空之门的僚机。

他的跳伞给中国带来了翼载飞行。

根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的统计,从1981年到2020年1月,有383人在玩跳伞和翅膀时死亡。因此,翼载飞行极其危险。

据了解,当运动员以每小时超过200公里的速度飞行时,如果遇到突然的气流,他们可能会失去控制并撞到其他物体。因为高风险,要成为一名翼上运动员,挑战者必须有200次跳伞经验,而且必须强壮、反应灵敏、协调性好。

这一事件涉及任何法律责任吗?对此,北京太平洋世纪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韩表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酒店、商场、银行、火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员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如果景区已经履行了安全保证和风险通报义务,则不承担责任,否则将承担相关责任。同样,拍摄公司也是如此。

“景点、拍摄公司和飞行人员的法律责任取决于三者之间的具体法律关系。”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朱晓峰认为,如果景区与拍摄公司和飞行者之间没有其他特别的合同协议或其他法律关系,那么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的规定,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者,他有义务确保景区内游客的安全。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对于拍摄公司而言,如果其与翼载飞行器有合同并支付报酬,则拍摄公司应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5条的规定,对表演者在表演过程中的人身伤害承担相应于其自身过错程度的责任。如果射击公司只是表演活动的组织者,与受害者没有劳动关系,它还承担《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的安全义务。未履行担保义务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考虑到翼载飞行是一项极限运动,具有很高的风险,作为一名高级翼载飞行表演者,受害者应充分了解这种风险,并充分预见飞行可能造成的损害。因此,在现行法律制度下,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6条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朱晓峰说。

提高安全保护意识

完善监督问责机制

极限运动中的意外事件经常出现在报纸上。相关责任通常是如何确定的?

韩说,相关责任一般应严格遵循侵权责任法的归责原则。《侵权责任法》第6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犯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7条规定,如果行为人损害他人的民事权益,无论行为人是否无辜,法律规定他应承担侵权责任,适用其规定。

“极限运动不仅涉及人类行为的自由,还涉及行为者的生命权和健康权以及与之相关的社会公共利益。应对极限运动进行适当规范,提高相应活动组织者的资格准入门槛,强化组织者安全保障责任的履行,严格履行违反责任的法律责任,确保相应极限运动的规范化。“朱晓峰认为,法律不应该过度干预极限运动,因为它涉及到人们的基本行为自由。

在采访中,韩建议加大对极限运动项目的审批力度,加大对相关企业资质和极限运动从业人员的培训力度,加大对“持证上岗”的培训力度;加强对极限运动的监管,特别是严格执行极限运动问责制度,完善极限运动防护措施,增强灾害防护能力;提高极限运动员的安全防护意识,增强极限运动的自我防护能力。

如何在促进极限运动发展的同时进一步加强管理?韩认为,一是加强对景区极限运动保护措施的监管,严格限制极限运动员超出正常能力的活动;第二,提高极限运动运动员的法律和自我保护意识,慎重考虑极限运动项目。第三,参与极限运动的公司应建立家庭风险通知制度,并实施相关保险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