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湾大桥女子家属告友——辽宁省新闻联播网邀请展

去年夏天,一名来自张梅庄河的29岁女子(化名)在大连星海湾大桥坠海身亡。陪伴她的两个男人和女人说她是在“方便的时候”掉进海里的。张梅的父母非常愤怒,将赵强(化名)和孙红(化名)告上法庭。近日,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就本案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yzjuren.com

去年夏天,一名来自张梅庄河的29岁女子(化名)在大连星海湾大桥坠海身亡。陪伴她的两个男人和女人说她是在“方便的时候”掉进海里的。张梅的父母非常愤怒,将赵强(化名)和孙红(化名)告上法庭。近日,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就本案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赵强、孙红向张梅父母支付2万元。

张梅的父母呼吁他们的同事为10万起索赔承担责任

2019年7月12日晚上10点左右,赵强和他的女友孙红邀请张梅参观星海湾大桥。7月13日凌晨1点左右,张梅想放松一下。当赵强命令他的女朋友孙红带张梅到桥的隐蔽处去解手时,张梅掉进了海里,死了。事件发生后,该市海事局报警,现有证据显示赵强和孙红不构成刑事犯罪。

在审判过程中,张梅的父母认为被告赵强和他的女友孙红在午夜时分参观了大桥,而赵强本人经常去大桥钓鱼,并且对大桥很熟悉,所以他应该照顾好他的同伴。张梅在海中溺水与被告未能履行安全警告和注意义务密切相关。如果没有被告要求张梅在午夜参观大桥,如果被告能够履行他的注意和警告的职责,张梅就不会掉进海里淹死。因此,两名被告应对张梅的死亡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她的女儿的死给她的父母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他们至今无法过正常的生活。张梅的父母向法院上诉,要求被告赔偿原告10万元。

赵强和孙红都辩称,他们不同意张梅父母提起的诉讼。赵强争辩说,他没有要求张梅在星海湾大桥上玩,也没有指示孙红带张梅到桥的隐蔽处去解手。他只是偶尔去钓鱼,他不熟悉桥的附近,他远离事故现场,没有责任。事故发生后,赵强选择立即报警。孙红还争辩说,他没有命令任何人穿过跨海大桥。当时,孙红被栏杆隔开,不清楚是否有围栏让张梅松了口气。听到张梅的喊声,孙红给她打电话,但没有回应。在过去检查之后,她发现没有路障,所以她打电话给警察并请求其他人的帮助。

法院命令两人赔偿张梅父母2万元。

经审理,西岗区人民法院查明事件发生在2019年7月12日晚上10点左右。被告赵强去笼子下面抓螃蟹。2019年7月13日凌晨1点15分左右,张梅跨过大桥护栏来到一个隐蔽处,然后掉进了水里。事件发生后,被告2证实张梅是一名解放者。被告孙红爬过护栏检查后,被告赵强报警说,张梅在松开手时从楼梯下的护栏外面掉进了海里。

该医院认为,尽管跨海大桥配备了人行步道,但如果演员长时间在桥上钓鱼,他将面临来自交通和自然天气的人身安全风险。除了加剧上述风险,深夜逗留还会增加其他不安全因素。因此,此类行为不符合相关管理规定,三者都应知晓。本案中的第二被告不是第一次行为,他应该有安全风险的个人经历。如果访问是由第二被告提出的,邀请本身就是错误的。如果此行由张梅提出,第二被告应首先劝阻或充分注意第一次张梅逗留期间的人身安全风险。作为一个成年人,张梅应该尽自己的主要责任,但这不能成为第二被告免除责任的理由。张梅实施了爬过护栏的行为,这显然是违法的,而且相当危险,但第二被告没有给出明显的警告或劝阻。

第二名被告有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