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揭露视频版权混乱:各种形式的侵权——辽宁省新闻网邀请展

北京4月27日电(记者宋玉生)近年来,视频短片/自媒体越来越受到各方关注。但是在这个新的领域,网络版权保护的现状如何?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记者近日采访了12426版权监控中心主任吴。 短视频/自媒体正在成为网络传播的主流 12426版权监控中心最近发布了《
yzjuren.com

北京4月27日电(记者宋玉生)近年来,视频短片/自媒体越来越受到各方关注。但是在这个新的领域,网络版权保护的现状如何?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记者近日采访了12426版权监控中心主任吴。

短视频/自媒体正在成为网络传播的主流

12426版权监控中心最近发布了《2019年中国网络版权监测报告》,明确指出短视频/自媒体已经成为网络传播的主流。

但在吴看来,这并不是2019年的新变化,而是近年来网络传播的发展趋势。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4期《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中国互联网视频用户(包括短视频)已达7.59亿,占互联网用户总数的88.8%。短视频用户数量为6.48亿,占互联网用户总数的75.8%。

点击进入下一页

第44张截图《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这一趋势在2020年春节期间将更加明显。

吴认为,春节期间,随着针对快速移动手机用户的春晚和针对西瓜视频的电影《囧妈》的推出,短视频服务的覆盖面正在迅速扩大。

据统计,2020年春节期间,使用短视频的用户比例已经超过了手机游戏,平台用户数量也迅速增长。极光统计显示,春节期间每天活跃使用颤音的人数达到3.11亿,同比增长93.1%。快速通道排名第二,拥有1.77亿活跃用户,同比增长55.8%。西瓜视频的每日活跃用户数量达到4580万,同比增长30%。

这些行为或违法行为

然而,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短视频/自媒体领域也出现了一些版权混乱。

吴表示,在制作视频短片的过程中,作者在未经权利人授权或使用正版软件的情况下,面临“视频资料、音乐、图片、字体、软件”等方面的侵权风险。目前,侵权的主要形式包括内容处理(二次盗窃、代码输入、画中画等)。),二次创建(未经授权的二次创建等。),以及视频资料引用(二次编辑、长反汇编、短汇编等。)。

点击进入下一页

12426版权监控中心最近发布的《2019年中国网络版权监测报告》(摘要)截图。

他告诉记者,“在监控工作中,这些形式的侵权行为都受到了监控。”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与之相关的典型案例。

以“短视频直通车”为例。2019年4月,北京microbroadcast horizon technology有限公司(trembles)发现“帅宝”应用使用技术手段或人工手段在其平台上传输大量短视频和评论。50,000个样本链接的内容一致性高达80%以上。Chattering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海淀法院起诉了“帅宝”运营公司,并申请行为保全,要求其立即停止“处理”行为。2019年6月28日,海淀法院发布了业内首个禁令,支持对打闹行为的保护申请。

吴指出,未经授权的跨平台移动视频短片涉嫌侵犯他人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的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直播平台主持人无权在短视频内容中覆盖他人歌曲或使用他人作品,这实际上是“未经授权使用他人作品进行内容创作”。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冯特梅尔。

2018年2月14日,网络主持人冯蒂莫在现场直播中播放了歌曲《恋人心》,时长约1分10秒(歌曲总长度为3分28秒)。直播结束后,现场视频由主持人制作并保存在直播平台上,观众可以随时随地观看和分享。最后,法院裁定,斗鱼公司应向中国音乐版权协会赔偿2000元的经济损失和3200元的诉讼费用。

此外,未经授权编辑短视频也可能涉嫌侵犯版权所有者的编辑权

他坦言,在目前的侵权案件中,短视频网站往往是基于安全港原则,声称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商,他们只负责通知删除,不侵权。

“然而,安全避难所原则也有例外。《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3条规定的“红旗标准”规定,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对相关作品、表演、音像制品的侵权的,应当承担连带侵权责任。”

同时,他表示,根据法律规定,平台方作为短视频内容存储和链接服务的提供者,是否可以免除责任,首先应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析和考虑:第一,短视频网站是否知道或者应该知道其平台上的内容被侵权;第二,服务对象提供的内容是否没有改变;第三,是否从侵权短片中获得经济利益。

吴还指出,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短视频平台作为短视频行业的运营商,有着高度的义务和责任来规范短视频在平台上的传播行为。

"目前,中国还没有短视频/自媒体版权保护的行业标准."他建议,政府和行业组织应推动制定短片领域的版权保护行业标准,对大多数自媒体创作者和平台进行版权培训,并避免版权风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