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性侵未成年人亟待关注——辽宁受邀拓展新闻网络

近年来,通过网络威胁受害者、将大量获取的数据、照片和视频发布到聊天室牟利的犯罪行为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中国互联网长期以来有许多只依赖会员费的未成年人色情网站。这些网站不仅吸引用户注册观看,还鼓励用户上传类似的视频。 2019年10月
yzjuren.com

近年来,通过网络威胁受害者、将大量获取的数据、照片和视频发布到聊天室牟利的犯罪行为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中国互联网长期以来有许多只依赖会员费的未成年人色情网站。这些网站不仅吸引用户注册观看,还鼓励用户上传类似的视频。

2019年10月20日,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龚志勇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的“依法严惩未成年人犯罪,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近年来,一些犯罪分子利用互联网作为媒介,引诱、胁迫未成年人发送“裸照”等方式实施“远距离猥亵行为”,有蔓延的可能。

全社会需要密切关注通过互联网对未成年人实施性虐待的犯罪。

相关立法不断得到加强

2015年5月至2017年5月,瞿某通过QQ软件冒充影视公司女员工,引诱并教唆多名女孩拍摄私处照片和视频供其观看,理由是她们在招募童星前需要检查身体发育。公安机关通过QQ聊天记录核实了多达11名受害者,年龄均在10至13岁之间。

上海市嘉定区检察院受理了该案。医院第一检察部主任王春丽回忆了当时面临的法律适用和电子证据的固定等难题。“网上性侵犯和网下性侵犯的区别在于,侵犯者和受害者没有实质性的身体接触,一些观点认为,缺乏淫秽行为的物质载体。屈某引诱未成年人做一些猥亵的动作并拍照,以达到性刺激的目的。未成年人的性自主权是否受到侵犯,以及未成年人是否可以被定罪,当时存在很大的分歧。对于类似的情况,不同的地区采用了不同的方法。”

虽然《未成年人保护法》要求禁止对未成年人进行性侵犯,但《刑法》也规定,对儿童的猥亵行为,要按照强制猥亵和侮辱罪的规定从重处罚,但《刑法》对儿童猥亵罪的规定更有原则性,没有列举具体的方法。截至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先后发布了网上儿童性虐待指导性案例,确立了既无实质性接触又构成猥亵犯罪的司法标准,为各级司法机关提供了指导和借鉴。

《未成年人保护法》修正案草案增加了新的第46条,禁止制作、复制、分发、传播或拥有关于未成年人的色情信息。近年来,废除嫖宿幼女罪,探索未成年人性犯罪者的信息披露和禁止就业,显示了我国法律观念的不断进步。与此同时,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认为,在不断变化的社会网络中,许多立法和执法人员以及儿童保护人员的经验和知识仍然落后。

性侵犯预防教育是不可或缺的。

中国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基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性虐待预防教育。据统计,2018年,媒体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中有18.57%是网民所为,其中41%发生在网络聊天平台和社交视频平台等网络平台上。

给王春丽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上述瞿牟某案中,11名受害者都没有主动报警。“大多数孩子受到父母的限制,不能上网。即使当他们意识到对方对自己做了坏事,他们还是选择保持沉默,因为害怕父母的责备和其他原因。S

“女童保护”倡议者孙雪梅认为,预防网络性虐待不仅需要儿童的预防意识和技能,还需要父母的监督和教育。根据2019年“女童保护”发布的数据,22.91%的家长从未接受过性虐待预防安全教育,48.42%的家长认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做。王春丽在他的工作中还发现,许多父母既不知道如何教育他们的孩子预防性虐待,也不知道在虐待发生后如何妥善处理。“一旦儿童受到性虐待,一些父母通常会因为没有很好地保护儿童而感到内疚,甚至一些父母将虐待归咎于儿童的不服从并指责儿童。这将对儿童造成二次伤害。”

因此,法治教育近年来成为教育系统、公安、检察机关、妇联、共青团等部门的重点,让儿童和家长了解犯罪形式,增强预防和举报意识。

(记者陈惠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