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支持实体经济复苏和发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辽宁省邀请拓展

[抗击艾滋病的论点]把支持实体经济的复苏和发展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 梁启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于4月8日召开会议,听取全国新皇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复工复工情况调查报告,分析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运行情况,研究部署正常疫情防控措施落实情况,全面推进复
yzjuren.com

[抗击艾滋病的论点]把支持实体经济的复苏和发展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

梁启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于4月8日召开会议,听取全国新皇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复工复工情况调查报告,分析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运行情况,研究部署正常疫情防控措施落实情况,全面推进复工复工。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强调,要从整体上推动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不能放松对进口外国产品和国内产品反弹的预防和控制。应该加强经济和社会发展。我们要坚持在疫情防控工作正常化的进程中,加快生产生活秩序的全面恢复,抓紧解决复工复产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努力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确保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反贫困斗争胜利的目标和任务的实现。

实体经济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石,是强国富民的基础,是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优势。无论经济何时发展,实体经济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基础,是中国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赢得主动的基础。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巨大成就表明,中国是从实体经济起步的。未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宏伟目标也应该以实体经济为基础。那么今天的应对疫情考验、疫情防控的总体规划以及经济社会的发展也有赖于实体经济。习近平在2019年访问河南时,他给出了一个重要指示,即“确保我们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得到发展”。

从大量的实地考察和问卷调查中,我们可以看到,自从新的皇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实体经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如果说在疫情期间,服务业,尤其是餐饮业、娱乐业和旅游业受到的打击最大。后来疫情逐渐缓解后,实体经济的压力和困难逐渐显现。实体经济承受着“无法承受的重量”。这包括税收和其他企业的原始负担,加上不断上涨的土地成本、劳动力成本、运营设备成本等。疫情爆发以来,租金成本、融资成本、原材料成本、物流成本.在停牌刚刚恢复的情况下,真正的企业正在苦苦挣扎。特别是对中小微型企业来说,“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实体经济项目的利润比刀片式服务器薄,甚至没有利润。

当前,全球经济增长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经济金融发展面临更大挑战。中国的防疫工作正面临着外部防输入、内部防反弹的局面,正处于恢复工作和生产的关键阶段。在协调防疫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过程中,要提高实体经济的地位,强化实体经济的功能。我们应该知道,只有当实体经济恢复正常,我们才能真正恢复工作和生产。只有实体经济显示出发展活力,中国经济才能真正充满活力。

我们应该正确处理“虚拟”和“真实”的关系。总结多年来国内外发展的经验教训,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实体经济是强国富民之本,实体经济创造社会价值。如果你离开实体经济,一切都是空谈。同时,虚拟经济是现代经济特别是市场经济的重要形式和组成部分,也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助推器。“虚拟”和“真实”是相互关联且不可或缺的,以避免落入“虚拟化陷阱”。引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美国次贷危机,是由房地产泡沫破裂直接引发的。它背后是一个走得太远的虚拟经济,而实体经济是空的。近年来,中国也出现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运动”和过度开发房地产。其本质是虚拟经济过热。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生产成本上升和虚拟经济泡沫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中国实体经济近年来面临紧缩的经营环境和不断加大的下行压力。增长率已经明显放缓。低端过剩、高端短缺等结构性矛盾突出。目前,应对疫情和恢复经济的关键在于实体经济的振兴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我们应该正确认识发展实体经济的极端重要性,坚持增强实体经济的力量和凝聚力。我们应该依靠实体经济来保持稳定增长,提高实体经济水平,保存实体经济的活力。

我们应该正确处理“软”与“硬”的关系。金融应回归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原点,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目前,为实体经济提供金融服务的重点是弥补实体经济的不足,以应对疫情中暴露的问题,从而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秩序恢复正常。我们要加强宏观政策的实施,采取更加灵活和适度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重视支持实体经济的复苏和发展。要充分发挥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不断加强基础制度建设,坚决打击各种欺诈和欺诈行为,放松和取消不适应发展需要的监管,增强市场活力。优化信贷结构,既要保证铁路、公路、高速铁路、高速公路、水利等国家重点建设项目的资金投入,又要注重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资金需求。加大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等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当前,尤其需要引导信贷资源支持更多的中小微型企业和民营企业。

我们应该正确处理“低”与“高”的关系。发展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根本不是取消低端制造业,而是以低端制造业和高端制造业互补,走一条先进适用的道路。特别是在疫情恢复期,一些涉及就业弹性系数较大的企业和医疗用品应给予一定的支持。要进一步减轻实体企业的负担,就要尽最大努力降低机构交易成本,劳动力、税收负担、社会保险、金融、生产要素、物流等“组合拳”来全面减轻企业负担。切实解决房地产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要采取多种有效方式,增加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增强其抵御风险和释放信贷的能力。从长远来看,要促进科技进步和技术创新,促进生产要素重组,促进结构转型升级,就要遵循供给侧改革的总体思路,采取多种措施,同时服务于实体经济,实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开发更适合中国国情的新技术、新形式、新模式

我们应该正确处理“负”和“正”的关系。我们应该化危机为机遇,把应对疫情的进程作为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战略机遇。结构调整必须“喜新厌旧”,搞好“加、减、乘、除”四项操作。也就是说,要做“加法”来扩大投资总量,要做“减法”来消除落后的生产能力,要做“乘法”来推动创新,要做“除法”来精简管理,下放权力来提高市场效率。在确保社会稳定的条件下,我们必须下决心做好“减法”工作,改造和提升“老品牌”,深入发展“原创品牌”,培育和壮大“新品牌”。对传统产业来说,也要“推陈出新”,即推陈出新,推陈出新,推陈出新,挖掘传统产业的“潜力,开荒”,升级换代,促进其向高端、低碳、智能化方向转型,推动实体经济健康持续发展。 逐步形成具有持续竞争力和支撑力的产业体系,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传统制造业形成新的结构格局,推动现代服务业和传统服务业相互促进,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推动国防科技和民用科技一体化发展。

(梁启东: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