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动、洗脑和撕毁——香港条例修订-辽宁省邀请扩展新闻网络

新华社香港5月7日报道:煽动、洗脑、撕毁——香港立法评论 新华社记者 2019年,香港遭遇了一次意外的修宪事件。在外部势力的干预下,长期严重的暴力事件冲击了法治的基石,危及人民的安全,严重损害了经济和民生,挑战了“一国两制”的底线,严重损害了国家
yzjuren.com

新华社香港5月7日报道:煽动、洗脑、撕毁——香港立法评论

新华社记者

2019年,香港遭遇了一次意外的修宪事件。在外部势力的干预下,长期严重的暴力事件冲击了法治的基石,危及人民的安全,严重损害了经济和民生,挑战了“一国两制”的底线,严重损害了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回顾整个过程,许多“真理问题”萦绕在人们的心头

该修正案最初旨在处理与向台湾移交谋杀嫌疑人有关的法律问题。为何有些香港市民会“心不在焉”?

香港社会一向以法治为荣。为什么有些公民对执法者极其严厉,而对邪恶的黑人暴力却保持沉默?

一些香港市民是如何被误导,一步一步落入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行动1:长期蛊惑和煽动恐惧

2018年2月,香港居民陈在台湾杀害女友后逃回香港。由于香港和台湾之间没有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安排和移交逃犯的协议,陈不能被移交到原籍地台湾受审。为了维护法治和司法公正,堵塞法律漏洞,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已对《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提出修正案。

「特区政府的立法建议旨在改善法律制度、彰显公义、符合保障人权的原则,以及有足够的法律依据帮助香港避免成为『逃犯天堂』。」香港律师黄英豪说。

然而,自2019年6月以来,香港的反对派和激进势力“盯着”这个机会,推动了各种激进斗争。特区政府多次表示完全停止修宪工作后,继续以“反修宪”为借口,激化和加剧暴力,直至公开鼓吹“香港独立”,包围和攻击香港的中央政府机关,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的底线。

举世闻名的“东方之珠”突然乌云密布。

香港特区行政会议成员、前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透露,带头反对修正案的李柱铭和陈方安生,在二十多年前已促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内地谈判一项协议,而当时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政务司司长亦承诺会尽快修改法例。

因此,不管是“打脸”还是玩“变脸”,很明显,那些制造修改法规风波的人对酒精不感兴趣。他们知道很多香港市民对内地的法律和司法制度不甚了解,于是便采取各种手段散布谣言,制造社会恐慌。

“当时我确信自己会被抓回大陆,并因‘虚假’指控而入狱。”香港视频博主曾宝琪说:“当许多人说这是一个‘好黑暗’的时刻时,你会怀疑他们说的是否合理。”

虽然我不知道《逃犯条例》的改版和我有什么关系,但当时曾郭琦想参加游行,他还在社交平台上转发了一条扭曲改版的短信。她承认:“当示威开始时,我有点发黄。”

骚乱似乎是偶然的,但不是偶然的。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操纵者及其背后的控制者的长期“管理”。

「回归后,香港的特殊地位被别有用心的外国政客和反华势力视为天堂。他们利用香港与内地的制度差异,煽动香港人对共产主义的恐惧,破坏内地与香港的关系。」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坦率地说

导致曾轶可误入歧途的是反华反港势力对一些香港市民现有恐惧的再次挑衅和煽动。涵盖事物和逻辑、兜售焦虑和恐慌,以及将专业法律问题“推销”成政治虚假命题……一系列方法可能看似粗糙,但它们确实影响到一些只有一个来源、不知道真相的香港公民。

从风暴开始到黑色风暴肆虐,美国和西方的反华政客纷纷跳出来支持香港反对派的政纲。美国和西方媒体一直在为香港反对派制造大量噪音和宣传,企图用恐惧来误导香港社会。

美国前驻香港总领事唐伟康(Tang Weikang)曾多次诽谤中国内地的法律框架、可靠性和可信度与香港截然不同。这项修订亦会导致国际商界暂停在香港的投资,影响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信心。

香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先生曾多次评论《逃犯条例》修正案。他声称,修正案旨在消除香港与内地之间的“防火墙”,让市民承担内地法律制度的风险,以及危害香港作为国际贸易中心的地位。

「当我们身边的传媒、老师和朋友不断说内地贫穷、没有人权和自由时,我们逐渐产生优越感,觉得在香港生活很快乐,害怕香港会变成内地一个没有特色的普通城市。这时,每个人都会有一种恐惧,莫名的恐惧!”曾郭琦说。

第二步:歪曲事实,传播谬论。

“我早些时候批评了香港警方,把脸书和微博的个人主页背景改成了黄色丝带图案。”香港居民梁克敏不关心政治。事实上,他不知道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媒体影响了他的地位。

梁克敏说:“我们通常从《苹果日报》和一些支持反对派的流行网络媒体获得信息。我们也相信我们知道真相。”当互联网上充斥对特区政府的批评时,“反对”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在这次动乱中,反华反港势力千方百计向社会灌输错误的价值观,并叫嚣要公民参加激进活动。结果,街头暴力从打砸抢烧升级为谋杀,使香港陷入暴力和恐怖的危机。

自今年2月以来已被逮捕两次的黎智英是修宪争议的幕后人物,也是香港反华反乱势力的最大资助者。他控制的《苹果日报》等媒体散布谣言,在街头煽动暴力犯罪,被指责为毒害香港社会的最大混乱来源。

"谎言成千上万次真理。"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陈金云直言不讳地表示,反华反港势力利用媒体资源散布谣言,“成功”制造事端。

在香港的舆论领域,有很多关于内地的负面报道和对特区政府的攻击。一些极端媒体长期偏离事实,恶意攻击中央政府,鼓吹“香港独立”、“地方自治”等分裂言论。

在该修正案中,反华反港势力利用“连登”和“电报”等新的网络论坛和社交软件制造谣言来欺骗公众、煽动暴力和从事非法动员。据了解,反对派宣传队平均每天制作数百张反宣传图片和几十个视频,以鼓励和组织街头暴力。

“香港的舆论环境非常开放,海外媒体在香港也非常活跃。”香港青年评论员协会副主席陈志豪表示,外国反对派势力利用这一点,对香港的舆论领域进行了深度干预和影响。

在这次修改条例的事件中,各种虚假新闻和网络谣言纷纷出现,妖魔化特区政府和警方,形成了与街头暴力相对应的网络暴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已收到并主动发现超过4,000宗个案。”

地铁王子站死亡,一名女子被枪杀失明,孕妇遭到性侵犯,中大女生遭到性侵犯.谣言一个接一个地出现,旧的不断地被证伪和澄清,新的不断地在生产和发酵。

随着粗制滥造建筑的谣言不断曝光,梁克敏逐渐看到了香港一些媒体的“抹黑手段”。“我开始清醒过来,发现以前在香港获得的许多有关内地的信息都是错误的。”

在修订规例的事件中,香港的反对派继续灌输“以法治国”、“公民抗命”等歪曲、错误的价值观,企图以似是而非的谬论和谬论来愚弄市民。

陈金云说:“他们把这些听起来非常‘浪漫而美丽’的概念解释为解决人们的困苦和社会矛盾的灵丹妙药,从而赢得人心。”一些香港市民被深深蛊惑。

第三步:煽动民粹主义,分裂社会

“原谅不接待大陆人”和“蓝丝狗不准入内”……在修改条例的事件中,反华反港势力炮制了所谓“黄色经济圈”的概念,这不仅荒谬,而且暴露了人性的邪恶。

香港的反对派长期以来煽动民粹主义,制造对立和分裂,煽动香港人仇视内地和国家,从而与“一国两制”发生冲突。

“这种民粹主义的特点是将“两制”下的经济、文化、习惯和意识形态的差异提升到“一国”与地方政府的矛盾。”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说。

陈志豪还指出,在修宪事件开始后不久,主题就变成了“反华”,大量来自内地的负面信息出现在互联网和媒体上,显然是为了引起一些市民对内地的反感,并引发新一轮的所谓“干港冲突”。

香港回归中国后,一直保持国际金融、航运和贸易中心的地位,并被许多国际组织评为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系和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然而,无可否认,贫富悬殊、分配不公、利益固化、社会流动性减弱等问题一直困扰香港。住房差、保障弱、就业难等长期的民生问题引起了人们的不满。此外,一些优惠政策并没有“惠及”香港所有利益集团,尤其是基层,一些香港人对自己的“利益感”很不满意。

反华反港势力将香港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经济社会结构性矛盾与“一国两制”联系在一起。他们不断制造政治偏见、社会偏见和种族偏见,诱使一些市民把怨气变成仇恨,指向特区政府、中央政府和内地人民,然后指向“一国两制”。

“反对派歪曲事实,激起公众对内地和‘一国两制’的不满,并对香港的未来感到困惑。”叶刘淑仪指出,反华反港势力明白,为了获取政治利益,他们必须挑起恐惧和仇恨。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香港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我们必须下定决心解决这些问题,制定全面的政策和长远的计划。香港有些青少年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卷入政治漩涡,反对“爱国主义”、“爱港”,令人心痛。

“没有一个国家有家。希望这些年轻人在接受国民教育的同时,能够认识到国家发展不断改善、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的现实,努力在粤港澳和海湾地区的建设中寻找发展机遇,逐步转变观念。”李慧琼说。

梁克敏和曾郭琦都是“90后”。梁克敏直言不讳地表示,香港一些年轻人将问题归咎于内地,但并不认为内地才是真正的出路。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海湾地区是一个值得香港年轻一代抓住的机遇,也是一个展示才华、展示实力的舞台